中国文明网南京站_xb135.com

滕衍富:退休后转战三个岗位义务服务乡亲

发表时间:2019-11-22 来源:南京文明网
字体: [大] [中] [小] [打印] [关闭]

  滕衍富跟孩子们在一起。

  “我们这儿有一位73岁的老党员,退休后为乡亲义务工作20年,现在还在第三个工作岗位上忙碌着。”近日,在浦口区星甸街道,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。

  记者见到了这位老人。他叫滕衍富,星甸街道高庙村人,个头不高,身着志愿者红马甲显得格外精神。

  滕衍富曾任大队会计、水利技术员,1999年乡镇机构改革和区划调整,53岁的他积极响应政府安排提前离岗退养。退休后他一刻不停,建起关心下一代工作室呵护留守儿童,筹办养老院帮助困难老人。如今,他在新时代文明实践站任村文明新风尚理事会调解员和宣传员。在不同的岗位上,他一直保持着不计得失、无私奉献的劲头。

  第一个岗位:义务办工作室服务留守孩子

  滕衍富退休的前一年,村里发生了一幕惨剧,一名12岁孩子溺水身亡。早夭孩子的脸、其父母痛不欲生的哭声……深深地烙进了滕衍富的心里。

  他联想到,在星甸街道老石桥镇,中青年外出打工的多,不少孩子缺少家庭关爱与监护,安全、教育也缺乏保障。他决心为家乡的下一代做点实事。

  退休当年,他就牵头成立了老石桥镇关心下一代工作室,带领几个老干部开展防火、防水、防电、防雷、防交通事故的“五防”教育和防护监督工作。他主动联系供电局、交警大队等相关单位的专家,走进校园开展各类安全教育。每到节假日,他带领几个同事几乎伴随孩子左右,提醒上街过马路的孩子要一慢、二看、三通过。

  石桥地区有山脉也有空旷的农田,是容易产生雷电的地区。他在一些雷电易发区竖起防雷避雷的标牌;遇到机会就教孩子们如何避雷,相关事故案例讲了超过100遍。

  他利用自己的书法特长,又找来几个绘画老师,在家中办起免费书画培训班。孩子们用的笔墨纸张都是他个人购买、免费提供。这项工作他坚持了9年。如今,这批当年在他的书画工作室学习过的孩子,有的已经上了大学,每次回家乡看望他时都说,他们的字写得好,得到了老师表扬。每听到类似的话,滕衍富就高兴得像个孩子。

  第二个岗位:贴钱办养老院帮助困难老人

  星甸街道除了留守孩子多,留守老人也多。特别是一些年纪大、身体不好的老人,因生活不能自理和无人照顾而煎熬着。滕衍富看着痛心,又琢磨着办一家养老院。

  但是,所有家人都不赞成:“做老人的事吃力有时不讨好,还要担风险。”“我们家吃喝不愁,你好好安享晚年吧”……

  “他们都是我的老兄老姐的,看到他们有时饭都吃不上嘴,我能过得安逸吗?”滕衍富说。

  他决心一下,牛都拉不回头。在政府相关部门支持下,他利用村里的几间公益房开始筹建居家养老院。2011年,经过他半年时间的努力,这个边远地区首家居家养老院——石桥居家养老院终于开业。开业之初,几个服务员每月有1000元的劳动补助,他自己一分没有,还要自己掏钱垫付给他们。为弥补资金不足,他经常带人去一些企业,争取企业家的爱心支持。

  居家养老院很快成了当地失独老人、无人照顾老人温暖的家。老人们在这里吃得饱、住得好,每到佳节还能领到节日礼品和零花钱,每年春节还能拿到节日红包。

  庆广英老人的儿子与儿媳离婚后,儿子出走外地,老人一个人在家里孤独生活,冬天没有人给他添置衣服,老人常常裹着被子不离床。滕衍富主动把老人接进居家养老院,还给老人买来羽绒服。老人逢人就说:“养老院比我儿子好!”

  石桥居家养老院由开始的几个人,不到一年增加到了20多人,两年后达到了80人。石桥居家养老院被评为南京市三A级养老院,在浦口区小有名气。

  2016年,石桥居家养老养提档升级,规模更大了,设施设备也进行了更新。这时,滕衍富主动提出,把养老院交给社区管理,他将不要分文地离开。他愉快地解释,因为自己的管理理念、知识面跟不上新的要求,为了让老人们在新时代享受新的更好的服务,必须交给更有能力的人来管理。

  第三个岗位:力行移风易俗不惜得罪亲友

  滕衍富离开了养老院,家人们着实松了一口气。可是“好景不长”。

  前几年,当地出现一股歪风,一些家族以建祠堂为名,非法建起了住宅式墓地,上级部门和当地政府立即组织了整治。今年上半年,高庙村成立了文明新风尚理事会,组织相关宣传整治行动。滕衍富不顾年迈,主动申请担任理事会成员。

  按照要求,村里必须把原有的住宅式墓地拆除,把现存的骨灰搬进街道新建的公益式的纪念堂安放,难度可想而知。所以他的想法一出,老伴不答应了:“你都是要入土的人了,怎么能牵头做村民痛恨的事呢?”

  滕衍富坚持去做。他首先上侄子家做工作。过去一直听话的侄子跟他翻了脸:“大伯你是为了在村里那点好处连我们亲情都不要了吧!”“我退休这么多年没有拿过村里任何好处。我们滕家世世代代不做违法违纪的事,不干违反国家政策的事,这事已经认定违法违规那就必须纠正,我们滕家人就不能做。”几次的苦口婆心,几次的针锋相对,侄子终于在迁出的保证书上签了字。

  他又来到表弟表妹家。第一次上门,话刚说出一半表弟就发火,砸了茶杯还掀翻了桌子。“我今天既然来了,就不怕你们发脾气,你们就是打我一顿,我的话还是要说的。文明社会、新的时代我们那些旧思想、老封建就必须抛掉……”滕衍富反复动员,又说服了一家。

  亲友的思想工作做通后,他又去动员其他村民。这项工作进行了三个月,三个月中他跑了多少路、说了多少话、受了多少苦和委屈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  眼下,村文明新风尚理事会做的事更多,深入宣传移风易俗,推行简办红白喜事……这位73岁的老党员、老志愿者继续忙碌着。(南京日报)

责任编辑:孙婷婷
广西文明网 重庆江北文明网 新乡文明网 溧阳文明网 黑龙江文明网 天津和平文明网 龙岩文明网 朔州文明网 新乡文明网 天津东丽文明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