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文明网南京站_xb135.com

儿媳被撞成植物人 婆婆悉心照料19载

发表时间:2019-11-27 来源:南京文明网
字体: [大] [中] [小] [打印] [关闭]

  婆婆刘泽琴与儿媳在一起。 通讯员 张兴荣供图

  小雪之后,南京渐寒。早上9点,在浦口区星甸街道西山村西牛组村头,一位保洁工老太太在清扫路面,身旁一位中年妇女给她做帮手。

  “那名老太太就是你们要找的刘泽琴,身边做帮手的就是她的儿媳妇。”领路来的村干部向记者介绍。

  刘泽琴,今年72岁,浦口区星甸街道山西村人,丈夫因病早逝,大儿子多年杳无音讯。19年来,她克服重重困难悉心照顾植物人儿媳,创造了让一个植物人苏醒、走路、说话的奇迹。

  儿媳被货车撞倒成了植物人

  事情要从2000年说起。当年,她的大儿子乔增兵和儿媳耿啓连,把8岁的女儿、6岁的儿子放在家里,去沈阳一个乡镇做小食品生意。

  2001年3月13日晚上,耿啓连在过马路时,被一辆疾驶的货运汽车撞倒,大脑、颈椎被严重撞击,做了颅内手术,成了植物人。

  刘泽琴接到电话通知,赶紧乘上去东北的火车。从那天起,刘泽琴步入了漫长的伺候儿媳之路。

  刘泽琴在病房里与连眼睛都不睁的儿媳同吃同住,喂水、打流质、帮助大小便、翻身、按摩,每天按部就班地重复着这些动作,全心照顾着儿媳。为了唤醒儿媳,刘泽琴每天都要无数遍在她耳旁念叨:“睁开眼吧,你不能丢下这个家和家里两个要妈妈的娃子啊!”

  一遍又一遍,一天又一天,第45天早上6点多,刘泽琴的辛劳终于创造了奇迹,耿啓连睁开了双眼。医生看了说:“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能睁开双眼已经是奇迹了,你这个婆婆劳苦功高啊!”

  然而,睁开双眼的儿媳认不出婆婆,就连站在床前的丈夫也不认识。医生说:“由于脑部受到了严重创伤,患者基本失去了记忆,目前的她,智商跟三岁孩子一样。”

  儿媳出院后,刘泽琴向大儿子提出把儿媳妇带回南京照顾。儿子说要在当地继续挣钱还债,不能跟她们回家,老婆和孩子就托付给她了。于是,刘泽琴带着儿媳回到了南京。从此,大儿子一直杳无音讯,没有回过一次家,没有给家里寄过一分钱。

  超人的付出让儿媳能重新行走

  “嫁到我家,就是我家的人。医生和家人都劝说放弃,我就是不放弃。”刘泽琴说,她记得医生说过,家人的照料也许能创造奇迹。

  刘泽琴不识字,但记忆力不错,回家的第二天她就开始回忆医生叮嘱要做的能帮助恢复记忆的办法:“要常说病人喜欢的物体,或小时候喜欢的事物,如这是青菜,那是萝卜……”

  回来不到一个月,一天给躺在床上的儿媳喂流质时,刘泽琴发现儿媳的吞咽能力有所下降。刘泽琴立即到当地医院咨询,医生说喂流质时最好能让病人坐起来,不然没有了吞咽能力人就保不住了。就这么简单的坐起来喂,可折腾坏了已经60多岁的刘泽琴。双手拉不动,刘泽琴想出一个办法,用一根带子绑住儿媳的肩膀,另一头拴住自己的腰,借力自己俯身起身来拉动儿媳起坐。虽然刘泽琴的骨头似累散了架,但能够顺畅地喂下一日三餐,能够看到儿媳的气色有所好转,心中还是有几分欣慰。

  可是好景不长,不到两个月刘泽琴发现儿媳的腿越来越细,又惊慌起来,赶忙又到医院咨询。“这叫肌肉萎缩,你必须扶她下床走动。”医生说。可是要一位六旬老人架起30多岁的植物人行走太难了。刘泽琴请邻居和家里的亲戚轮流做帮手,每天早晚架着儿媳下床,从开始的站立,到后来的拖行,从开始的走两步儿媳就呕吐,到后来的能走10步,从开始的站立几秒钟,到后来能架行几分钟。每一次练习刘泽琴都累得汗如雨下,几次瘫倒在地。坚持再坚持,渐渐地儿媳妇腿上长肉了,可刘泽琴却瘦了十多公斤。

  一天一天过去了,邻居和亲戚们也不能按时来帮忙了,刘泽琴就一个人抱着儿媳艰难练习行走。一年后的一天早上,奇迹再次出现了。那天早晨,刘泽琴帮儿媳穿好了衣服扶靠在床边,自己准备去厨房端饭,刚一转身发现儿媳在没有搀扶的情况下跟在后面行走了几步,刘泽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“儿媳能行走啦!儿媳能行走啦!”刘泽琴高兴地叫了起来。

  更大奇迹真的出现了

  儿媳能行走的第二天,刘泽琴再次找到医生,告知这一消息。医生说,要想让病人能自然行走还要加强营养。

  从儿媳出车祸那天起,刘泽琴的家境就捉襟见肘了,按照政策这家每月有700多元的低保生活补助,其余的家庭收入全靠刘泽琴自留地里种蔬菜,家前屋后养鸡养鸭养牲口来卖钱。

  10年里,家里几乎从来没有买过猪肉下锅。农村有句老话,“有钱没钱杀猪过年”,可刘泽琴每年都要饲养两头年猪,但那个艰难的年头怎么能舍得杀年猪啊!孙子孙女年纪很小,常年没有荤菜下肚,馋得受不了时,刘泽琴就买来便宜的鸡骨架烧一锅荤汤解馋。

  为了给儿媳增加营养,冬天里看到有干鱼塘的地方,刘泽琴都要去捡一些小鱼小虾回来给儿媳烧汤喝。春夏秋天是农村捉黄鳝的季节,刘泽琴就主动与会捉黄鳝的村民联系,捉到黄鳝少不划算上街去卖的时候,村民们就三文不值两文地卖给刘泽琴。有时刘泽琴主动去他们田头干活换工分,来买他们捉到的黄鳝,黄鳝汤当时是儿媳最容易得到的营养品。

  那10年里,再忙碌、再辛苦、再劳累,刘泽琴都不怕,就怕自己身体出毛病了:“我要是生病了谁来照顾她,谁来照顾这个家。”好在,这10年中刘泽琴感冒发烧都没有过。

  经过那10年的超常付出,换来了儿媳病情的进一步好转。

  2014年的一天,刘泽琴回来时看到儿媳左手流着血,随口询问:“这是怎搞的?”“狗咬的。”刘泽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又问了一句“什么?” “狗咬的”,虽然只说出了三个字,刘泽琴万分惊喜:“14年来儿媳妇第一次说话了啊!”

  今年春节,最大的奇迹发生了,儿媳看到来家里拜年的孙子孙女,居然叫出了他们的名字。“19年啦,儿媳终于恢复记忆,有了正常人的意识。”刘泽琴激动得热泪盈眶。

  那天,已经长大成人,并有了工作和家庭的孙子、孙女,把奶奶、妈妈拥抱在一起:“奶奶您受累了,要好好休息,照顾您和妈妈的事交给我们!”(南京日报)

责任编辑:孙婷婷
钦州文明网 横县文明网 攸县文明网 阜阳文明网 郴州文明网 唐山文明网 陕西文明网 长泰文明网 庆阳文明网 昌邑文明网